返回列表 新主題
本文禁止回復。

序---

「呼…」

空無一人的天台,傳來輕輕的呼吸聲。

「好熱…早知道就不翹課了…」

一名穿著黑色校服的男生站起來,拍拍衣服上的塵。

「好睏…讓我再睡睡…」

再次陷入睡眠狀態。








「不要阿-----!」

「……吵死了,到底發生什麼事阿?」

少年被剛才的叫聲吵醒,顯得很不爽。

他望向操場,隱隱約約看到校門有幾名老師站著。

但老師們的樣子很古怪,口邊沾滿血,更古怪的姿態行走。

地上盡是一灘灘的血。

「這是…什麼?」

少年做出作嘔的動作。

「……冷靜點,這是殺人事件嗎?」

不可能吧…誰會用口去咬死人…

「先確定現在的情況吧…」

話音未落,少年看見一名學生走上前。

但,只見老師望著該名學生,一口咬下去。

「呃阿阿阿阿-----!」

「……開玩笑吧?」

沒可能的…人咬人…這是哪來的彊屍老梗?

該學生一口被咬掉左手的肉,血不停流在地上,沒多久就死了的樣子,動也不動。

「……要去通知大家吧…」

正當少年想走下去的時候,看到一樣超越常識的事。

「那學生,站…站起來了?!」

一下子看到一堆超越常識的事,少年露出不快的表情。

「如果這是電影中所說的彊屍的話…嘖。」

說完,少年說跑了下樓。



「走廊誰也沒有…嘛,也是正常的。」

當然,現在是上課時間,有其他人在才怪。

「通知全校學生老師!通知全校學生老師!!校園內發生暴力事件!!」

「學生請跟蹤老師到安全的地方…呃阿!!」

廣播中的老師突然大叫一聲。

「…難道已經…!!」少年說道。

呃----!不要!!快放開我!!好痛!!!呃阿----!!!」

之後廣播再沒有傳來聲音,換來的是全校師生的叫嚷聲。

尖叫聲大叫聲在轟炸著各人的耳朵。

「這種情況下跟大隊走肯定死光光…先回班房找一下有什麼能用的物品更好吧…」

說完少年說跑往自己的班房-2年3班。

待續。

-------
1

評分人數




第一話
「呼…呼……」

少年跑到自己的班房,發現空無一人。

「嘖…大家也跟隨大隊逃了嗎……」

少年打量一下周邊的物品,把電筒放進口袋。

然後把掃帚折斷,當作長槍使用。

「電話…拿著吧…」

他把自己位置的手提電話放進手袋,就走出了班房。

「現在的位置是二樓,大門和一樓肯定有一堆學生…」

「這樣的情況下,一個人是沒可能生存下去的…會不會有其他沒跟上大隊的人呢…?」

「到三樓看看吧…」

說畢,少年就跑上了三樓,尋找其他倖存者。

三樓---

「一個人也沒有嗎…?」

「啪,啪,啪」

少年望到眼前是幾隻死體,在推擠3年1班的門口。

「正好,讓我來試試它們的五官觸感吧。」

少年悄悄走到它們後邊,一槍刺下心臟,但未見它有停下來。

「果然是死了的嗎…?」

少年把木棍拔出,向它的頸部打下去。

「還是沒效嗎?!嘖…」

少年見狀,拔出木棍轉身就跑。

「三樓也出現了…是後梯來的嗎…?」

少年冷靜地分析問題所在後,往天台向上跑。



天台----

「天文台!!那邊只有一個入口…」

少年望見地上的一條水喉和一灘灘的水。

還有已經損壞的阻塞物和為數不少的死體。

「到底是誰…嘖。」

少年見自己的計畫未能成功,只好回到校舍內。

「啪」「啪」

「揮棍的聲音…是倖存者嗎?!」

少年仿似看見一線希望似的,向著聲音的方向跑。




「看我的!」

一棍打爆死體的頭,黑紅色的血濺在地上。

「…嗨。」

「……流牙?!」那男生驚道。

「嗯……你是…」

「真木最人!我們是同班的!!」

「咦,是這樣的嗎?!」

「哈哈!閒話先打著吧,看看你的後邊。」

最人指著少年的身邊,又有幾隻死體血他們接近。

兩人二話不說,衝上前突破重圍。

最人以一棍爆頭為目標,只求一擊必殺。

流牙則以快速把它們的手腳插斷,減低他們的移動能力。

「呃阿…」

流牙沒留意到身後有一隻死體,最人一棍打下去,血全濺到流牙的制服上。

「嘔……」

「別管了,快點跑!」

最人說著就跑了去出口方向。

「阿……!」

流牙解決掉身邊一隻死體,就跟著最人跑了回校舍。






「吶,流牙,班房還有人嗎?」最人問道。

「…沒有,恐怕是跟著大隊跑走了。」

「這種時候跟著大隊才是最危險…只要一個學生被咬到,就會全滅…」

「說起來,為什麼你會沒跟著他們?」最人再問。

「我翹課了。」流牙答

「喔!我也是呢!」最人說。

「所以才逃過一劫吧,哈哈。」兩人輕聲笑著。

「大家…真的沒事嗎?」最人突然問起來。

「……沒事…是騙你的。」流牙的表情也變得嚴肅。

「那我們現在怎好?逃出學校?」

「相信學校外也是同樣的情況…」流牙進入分析狀態。

「在剛剛我們也証實了,它們只有打爆它們的頭才會停止動作。」

「看到前面那一隻死體嗎?」流牙指著一名死體說。

「嗯…」

「你試著發出一些聲響吧。」

「啪、啪、啪、啪」

最人拍了四下手,只見那死體向這邊慢慢走過來。

流牙兩人離開聲音的發源位置,死體就一味在該位置抓來抓去,實在有夠笨。

最人看到流牙手勢,指示他殺掉它。

「看來死體對聲音特別敏感,但換來的是沒有視覺。」

「對…而且他們應該跟真正的死人一樣,是沒有痛感的。」

「簡直是怪物…」最人輕聲說。

「哼,現在事情簡單得多了。接下來只要不發出聲音就好。」流牙說。

「嗯,先回一下班房吧,我有東西想拿一下。」

「…好吧。」







2年3班班房---

「……找到了。」

最人在班房角落的一個櫃拿出一枝鐵棍。

「…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的?」

「我私下拿來學校的,別告訴其他人喔。」

「你想我告訴誰?死體嗎?」流牙說道。

最人無視流牙的吐糟,把手提電話和幾盒粉筆放到口袋。

「好了,走吧。」最人說。

「等一下,我們還需要藥物。」

「保健室。」最人說出了目的地。

「哼哼…走吧。」流牙笑了笑,然後慢慢拉開門,走向保健室。







保健室----

「沿路上的死體開始變多了呢。」最人說。

「意思是,大隊可能已經全•滅•了。」流牙說。

「………」死寂。

「先找一些阻塞物擋住門口吧。」

「止痛藥…在哪裡?」流牙在藥櫃尋找他要的東西。

最人走到櫃前,一手就把藥拿下來。

「……你經常用的嗎?」流牙問道。

「別看我這樣,我也是棒球部的耶,來保健室是很平常的事嘛。」

「是這樣喔…」

兩人把所需的藥物,急救品放到一個袋中。

流牙用白布掩著一名眼鏡男的屍體。

「……好累。」

流牙躺在保健室的床上嘆道。

「我也是…」

最人坐在工作桌上說道。

「噠噠噠噠噠…」

「聽到嗎?!這是…」最人問道。

「肯定沒錯!是腳步聲!還有倖存者!」

「快點把門打開!」

兩人把阻塞物快速搬開,打開門。

「這邊!!快點!!」

遠處的兩名學生看到最人兩人,腳步明顯加快了。

「你這樣大叫真的好嗎?只會把更多死體叫來而已。」

「我剛才拿的粉筆就是這個用途咧!」

最人把一盒粉筆扔到另一邊,清脆的粉筆斷裂聲,吸引了死體的注意力。

「真有你的。」


待續。

TOP

保健室---

「喔…你不是最人嗎?還有班長!你們也沒事喔!」

留有黑色短髮的少年驚嘆道。

「把音量收細一點。」流牙提醒。

「啊…對不起。」

「這位是空島間人,和我一樣是棒球部的。」最人以主持人介紹嘉賓的語氣說。

「多多指教。」

間人伸出來,表示友好,流牙也回握了一下。

「對了,為什麼你們沒有跟隨大隊跑的?」

「喔…這個嘛…我剛好被叫到教員室問話,所以剛好逃過了一劫。」

「我…被老師叫到教員室去拿一點東西,然後事件就發生了,我就跟著空島同學了…」

「是這樣喔,所以你們兩個才會一起逃跑,對吧?」

「嗯。」兩人點點頭。

流牙沒有留意三人的對話,在窗邊留意著外面的情況,剛好看到一輛旅遊巴衝上校門。

「看來有人跟我們一樣倖存下來,而且逃走了呢。」流牙說道。

「咦?」「什麼?」「真的嗎?」

三個回答幾乎同一時間出現。

「剛才我看到一輛旅遊巴衝了出學校囉。」流牙說。

「那麼我們不就是…」凜一雙眼紅紅的,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放心啦,總會有方法逃出去啦。」最人一臉樂觀的樣子回答。

「現在我們當中有人能駕駛嗎?答案是沒有。這也意味著我們沒可能用交通工具逃跑。」

「………」一聽到這消息,三人不禁低下頭來。

「不過,要是有運氣的話,應該可以用腳踏車逃跑。」

「……咦?」凜首先發問。

「放置腳踏車的地方在校門附近吧,只要我們能引開它們,就能一口氣逃出學校。」

「問題是,我們要如何下去。」流牙補充一句。

「嘛,很簡單,把它們通通殺光就可以吧!」最人笑著說。

「這也是一個方法,但也有相當的危險性,而且我想在學校搜集多點物資以備不時之需。」

「所以說…我們現在要怎麼辨?」

「這樣吧,贊成直接離開的,舉手。」

最人、凜和間人不約而同地舉起了手。

「三對一嗎,那好吧,依照剛才的方法離開學校吧。」





眾人整理好行裝後,靜靜地把保健室的門口打開。

「它…它們好像又變多了的樣子…怎麼辦?」凜問道。

「我說過吧,盡量別發出聲音就好。」流牙壓低聲量回答。

「快點走吧。」

在路上眾人擊殺了不少的死體,每當眾人走下一層,死體就變得更多。

「沒錯了,大隊肯定是全滅了。」流牙說。

「……」三人聽到沒有太大反應,可能是早已知道的關係,大家才能這麼冷靜。






「到了。」

「嗄……嗄…」四人上氣不接下氣,話也不多說一句。

「體力…不是我的專長…嗄…」流牙喘著氣說。

「即…即使是棒球部,一口氣也…跑不了這麼遠的路吧…」間人說。

「拿去吧。」

流牙扔給眾人一枝保健飲品,用作補充體力。

「你…你在哪找來的…?」凜問。

「當然…是保健室…」流牙答。

眾人把手上的飲品快速處理掉後,慢慢走去腳踏車放置處。

但不幸的是,腳踏車只有三架。

「……怎樣分配?我可不想一輛腳踏車坐兩個人阿。」間人說。

「…你說話真討厭呢,哈哈。」最人也附和著。

「那就這樣吧,流牙跟井上同學一輛吧,好不?」間人提議

「喔,這提議不錯。就這樣決定吧。」最人說。

說罷,兩人馬上騎上另外兩輛腳踏車。

「臭小子,先斬後奏嗎?!」

「那個…其實我…我也害怕自己一輛車…那現在…」凜輕聲的說。

「現在這樣就好了吧?」流牙問。

凜紅著臉點點頭。

「上來吧。」流牙笑了笑,騎上腳踏車說道。




「衝阿-----!!」

三輛腳踏車左穿右插,避開死體們。

「看到校門了!!」最人大叫道。

「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嚕!!」間人也大聲叫道。

「再見了,我的學校!」流牙說完這句,就加快速度衝了出校門。

沿途上,凜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緊緊抱著流牙的腰,好像小孩抱著父母一樣。

「接下來要去哪裡啦?」間人問道。

「…回到重點,物資!」流牙回答道。

「結果還是這個嗎?」最人吐糟道。

「你給我閉嘴!」流牙心有不甘,回饋了一句。

「嘻嘻…」凜也被三人的對話惹笑了。

「……井上。」流牙輕聲說。

「…咦?」凜望著流牙說。

「你笑起來很可愛呢。」流牙說。

「…你…你在說什麼…阿…」凜感到不知所措,臉紅得像個蕃茄一樣。

「哈哈哈,真的很可愛呢!」流牙說完,就專心於駕駛上。

一路上,眾人也擊殺了幾隻死體,看來眾人是很有快感的樣子。

「決定了!先去商店街吧!!」流牙叫道。

「嗯!」三人回答道。

「我們一定要活下去,一起活下去---!」

TOP

充滿著死亡的氣息。

「這…這是騙人吧…」最人望著空無一人的商店街,不禁說道。

平時人來人往的商店街,現在竟然沒有人…

「哇塞…這到底是……」

「看來這邊的人是順利逃跑了…還是說…」我思考道。

「還是什麼?」凜問道。

早已通通死掉,而且被其他人發出的聲音引走了。」我作出一個假設。

「不會吧…如果這是真的話…」最人說。

「對,這個城市,已經變成死亡國度。」我說。

說完這句,沒有人作出回應,大家也呆了一呆。

「走吧。」

眾人一語不發,是被事實嚇到,還是不想引來死體呢?

眾人在穿過商店街時,剛好路經一間大型連鎖便利店。

「…便利店,正好了,補充一下物資吧。」我說。

我們幾人下了車,望了望店內的情況,空無一人。

「看來是安全的樣子,進去吧。」

怎料,門著了。

「………」最人、凜、間人也望著我。

「怎…怎麼了?」我也擺出無奈的表情回答。

「要是把門打破的話,警報會響耶…」凜說。

「…對呢。」我說道。

「把鐵門放下來就好了,不是嗎?」最人問道。

「…喔--最人,你也有用頭腦的時候呢!」間人吐糟道。

「去死!」最人說。

「快點把門破壞掉吧。」

「那…我要動手囉。」最人準備把門強行推開。

「砰」的一聲,門被推開,換來的是清脆的警號聲。

「嗶嗶嗶嗶嗶嗶」

「快!!把警號裝置和鐵門關掉!!」我大叫道。

發出這裡大的聲音,死體們不來找我們才假。

屍群開始漸漸出現在便利店的附近。

「我來擋住他們!」最人拿起鐵棍,跑出去說道。

「屍群比想像中還要多,就如流牙所言,大家都……」最人說道。

「最人!快進來!鐵門要關上了!」間人喊道。

「喔--!!」

「滑壘成功!!」

最人於鐵門快要關上時,滑進了店內。

「呼…這樣就能待個一會了…」凜坐了在地上,累透了。

「大家,辛苦了。拿點吃的吧。」我跟大家說道。

「這樣…我們不就變了偷竊犯嗎?」凜問。

「世界都快要滅亡了,還說什麼偷竊。」

我隨即拿起一個蛋糕開始進食。

「喔,這種吃東西不用付錢的感覺很爽耶。」間人說。

不知道是不是安心下來,最人一臉擔心的樣子。

「美吉…」

「咦?」

-TBC。

呼…有空上來馬上發文,看老子多麼負責任阿www

TOP

「美吉…」

最人,輕輕地叫出了這個名字。

「咦?」

「最人君,你是指美吉醬…?」

「…阿,她生病了沒上學…希望她沒事吧…」

最人眼神帶著擔心和不安。

「留在家中的話應該會比較安全吧…?」間人假設道。

「………」我思考了一會,但又沒說出話。

「樞翼君?」凜問。

「……沒事。」

然後又隨口抓了一包零食開始進食。

「對了,接下來要怎樣?」間人問道。

「……我有地方想去。」最人首先發表意見。

「美吉的家吧,嗚噢…好男人…」間人馬上回答。

「地點在哪?」我問道。

「……橋的對邊。」

「橋肯定被管制了。」

「……我一定要去。」最人堅持自己的立場。

「…那你打算怎樣?遊水?跑過去?」

「………」

「樞翼君…」

一直在身旁的凜,輕輕地拉了拉我的手袖。

「你也別太迫人了。」間人也說。

「…好吧,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吧。」

我決定放棄自己的立場。

「不過有一點我不能退讓,物資的問題。」我再補充道。

「嗯。」三人異口同聲回答。

接下來幾分鐘,眾人在便利店收集了一些食物和飲品。

「袋子…袋子…有了!」

凜在員工保息室找到一個小背包。

「把東西都放進去,準備好就要走了。」我指示道。

「……好了。」

「準備好了吧。」最人打算打開鐵門。

我點點頭,握緊手上的長棍。

凜站在我身後,也點點頭。

「來吧!讓我們殺出一條血路!」間人叫道。

「Let’s Party!!」最人把鐵門的按鍵打開。

「嗄……嗄!!!」

一打開門,映入眼中的是幾隻死體。

「讓我令你們解脫吧!!!」最人立馬衝了上去。

「我現在來找你了!!美吉!!」

「哇靠!你真的很閃阿!!」間人說道。

「有空說話的話給我快點突破這裡,剛才我們已經引來很多死體了!」

話是這樣說…這麼多的數量,到底要怎突破…

眼前是一堆堆的死體。

靠!我還不能死在這邊!

快點想…一定有方法逃脫的…

…………

突然,幾輛摩托車在街上突入。

「誰…誰?!」

我沒看得清楚是誰,但是那幾名車手拿出槍來,開始擊殺死體。

而且槍枝上都裝上了滅聲器,嘿…是專家嗎?

不出一會,附近的死體總算是掃除完了。

「沒事吧?」

貌似帶頭的那個人,除下頭盔,露出一頭烏黑色的頭髮。

「嗯,感謝你們。」最人說。

「沒想到竟然還有人生存著阿…」我輕聲說道。

「嘿,我們幾個是玩野戰長大的,這種情況根本是真實版的生化危機吧,哈哈。」

他開玩笑地回答。

「…那你們這些槍械在哪裡找回來的?」我比較在意他們手上的真槍。

「喔,在警局拿的。」

「……看來我們也要去一去警局了呢。」

沒有武器,接下來沒可能生存下去。

「要槍的話,我們給你吧。」

「…咦?」

「反正我們還有幾枝在車上,你們拿著吧。」

他們給槍械交給了我們,還教曉我們基本使用槍械的知識。


「真的很感謝你們,是說…」我說。

「嗯?」

「你們,一定要生存下去阿。」我望著手上的烏茲說。

「嗯,你們也是。」

說完,他們幾個都上車走了。

我望著遠去的他們的背影,漸漸消失。

「好了,走吧。」

「嗯。」

「但是,到底我們要怎過河?游泳?找一架船?」

-觀眾時間---

到底流牙一行人會怎樣過河呢?這就看大家的決定了
A.游泳
B.找一架船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