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新主題
本帖最後由 、丫L 於 2012-1-16 21:56 編輯

同小布;'( 仲有 Eris=] 既姊妹作、
這個題材真是很冷門,你們都很喜歡看言情小說的吧?
我這個小說實在是重口味啦!大家小心喔A___A
本人文筆不好,請多多包容,重點是情節啦!
好了!廢話不多說,說來也是浪費口舌!

序、
   沒有人能預知未來,他們也是......
  「如果我能一早知道會發生那樣的事,我就不去那鬼地方了。」Grace坐在一張大沙發上,大口大口地喝著薑茶,腦海裡滿是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這并不能怪你!沒有人會知道會發生什麽事!命運就是如此殘酷,可是我不懂!爲什麽偏偏是我們......」Gary在壁爐旁取暖。
  「如果......如果,如果我們沒有在這世上出現過多好啊!這個世界太黑暗了。」Dora苦笑著。
  「唉,沒有如果的,我們能逃脫那裡,我們應該慶倖......」Grace樂觀地笑了。
  「把這件不快的經歷忘掉吧!」
  「嗯!」
   但是,他們能嗎?
   他們在那裡被一些圖謀不軌的人囚禁,這些小數的知情者成為恐怖組織的暗殺目標,Gary更險些成爲了喪屍的盆中餐。
   
   Grace日記:
   2009年12月28日,陰
   今天,我們不小心暴露了行蹤,被Dora的醫生男友抓走了,囚禁在病房里,空氣里充斥著一股怪味,真是讓我呆不下去了!
   不寫了!Gary和Dora想要叫我去幫忙,這是我們逃離這裡的一線生機!
   在這件事之後,John一家人和Grace,Gary,Dora成爲了奇跡般的神奇人物,這意味著他們以後都要背負著這個稱號去面對更多的事情嗎?

    人物介紹:
   姓名: Grace·Walker
   性別:女
   外表特徵:擁有一頭美麗、有光澤的棕色頭髮,水汪汪的藍眼睛,個子偏高。
   特長:格鬥、中國功夫、急救技能
   性格:樂觀開朗,不畏困難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靠樓主好近丫~
((興奮~~~~~~~

TOP

本帖最後由 、丫L 於 2012-1-17 19:09 編輯

第一章:生還者
  2009年12月16日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在法國東部的COLMAR鎮卻發生了一場惡夢,這惡夢使鎮上幾乎所有的居民、甚至遊客也變成了怪物,這些怪物的外表十分醜陋,渾身都是血淋淋的,
胸膛被撕裂,血腥的內臟裸露了出來,它們看起來十分「性感」。
   Gary和Grace來COLMAR的目的是帶舅舅回美國和我們一起度過聖誕節,這是媽媽給他們下達的命令。
  「Gary,這裡就是別人口中說的那個童話小鎮嗎?我怎麼覺得不像啊!」一位擁有一頭亮麗的棕色長髮和藍眼珠的少女打量著四周的環境,這里的居民貌似不在這裡?
  「沒關係啦,那些東西都是騙人的啦!果然要自己親身來體驗才知道的啊!」一個健碩的少年無奈的笑道,心中不斷地感歎:人言可畏!這個荒涼的小鎮,竟然可能會是Howl's Moving Castle
的場景之一?
  「現在我們要做的事就是去找舅舅,Grace,上車吧!」
  「好的。」Grace坐上一輛吉普車的副駕駛座。
  「奇怪,爲什麽我開了這麼久車,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剛才經過的那間店鋪明明是寫著營業中,貨物還擺在外面,店員哪兒去了?!」Grace也表達了自己心中的不解。
  「可能這裡的教堂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慶典吧!」可是Gary剛說,就被Grace責駡他說話不經大腦了。
  「Gary!有什麽可能那些居民會開著店,跑去參加慶典呢?這不符合常理!」Grace用成熟的語氣向她的哥哥解釋。
  「是哦!哥哥錯了。」Gary低聲下氣地說。
  「這還差不多!」Grace得意地笑著。
   突然,Gary的電話響起了。
  「喂?是誰呢?」Gary接了電話。
   「我是John......」電話裡頭傳來舅舅疲憊的聲音。
  「舅舅,是我,Gary!COLMAR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這裡發生了一件大事,三言兩語是解釋不清的啊!」 舅舅的語氣十分緊張。
  「啊?」Gary還想問下去,但電話裡頭卻響著「嘟嘟」聲。
   Grace看了看她的手錶,原來現在已經是傍晚6點了!
  「我們駛了2個小時啊!」Grace驚訝地說。
  「哎呀,還有1個多小時車程呢!」Gary檢查了吉普車的汽油還夠不夠用,幸運地,還有四分之三的油量。
  「謝天謝地!」Gary說。
  「舅舅說這裡發生了件大事」
  「一定不會是什麽......」Grace的話說到一半,就被一隻渾身都是血的怪物襲擊。
  「好事!」Gary嚇呆了。
  「該死的!臭東西,不是我歧視你,可是你實在太......了」Grace一手將那怪物甩出車外。
  「Grace!你好厲害,真不愧是我的妹妹。」
  「啊!這不是討論我的時候,難道舅舅說的大事就是這個?」Grace向車窗外張望,發現剛才那怪物的屍首掉落在後方大概300米的地方。
  「那就糟糕了。」Gary歎氣,他們怎麼可能戰勝COLMAR市內眾多的怪物呢?
  「哥哥,停車。」Grace命令Gary。
   Gary將車子停下,用不解的眼神看著Grace,期待著她接下來的行動。
   Grace下了車,走向屍體的掉落點。
  「哦!Grace,我也來幫你!」Gary明白了Grace的意思,也跳下了車。
   Grace揭開了怪物的外衣,發現這怪物的胸膛被挖開,內臟也被掏空了。
  「不可思議!」Gary驚訝地說。
  「太奇怪了!它被掏空內臟之後還能向人類攻擊!」
   怪物胸膛上的血跡早已凝固,看來它已經死去了一段時間。
  「這讓我想起了開膛手傑克......」Gary一想到開膛手傑克,就不禁毛骨悚然。
  「呵呵......現在還流行這個嗎?」
  「噢,什麽鬼玩意!這血是黑色的!」Gary指著屍體的脖子。
  「不是吧,這怪物的軀體竟然可以流出兩種顏色的血!」Grace正在組織一些關於這現象的結論。
  「我有種很詭異的想法啦!我懷疑它被感染了,恐怕現在整個COLMAR的人民都被感染了」Gary突然說。
  「哎呀!我終於懂了。」Grace臉上露出驕傲的笑容。
  「什麽?」
  「你說它被感染了,那它應該是被人撕開胸膛而致死的,我猜那些內臟是被人拿去做實驗之類的活動,將內臟轉移了之後,
   那些人就注射病毒到怪物的身上!變成喪屍。」Grace使用了她豐富的幻想力去講述這關於喪屍的故事。
  「聽起來很真實。」Gary無奈地笑了笑。
  「我認為喪屍的腦袋是控制它活動的,破壞它的大腦就是獲勝關鍵。」Grace用一種專家的口吻說話,讓Gary感覺很不實在。
  「我會試下的,看看你的猜測正不正確。」Gary上了車。
  「我會證實我所說的。」Grace也跳上了車。
   在Gary和Grace到達他們舅舅--John的寓所所在地Musee Albert Schweitzer的時候,已經是晚上7點了。
  「舅舅的家就在前面!」Gary十分興奮,因為John是一個當地的一名警官,Gary對John有很大的信心,John會帶他們離開這個鬼地方。
  「太好了!有John保護著我們,我們就安全了!」Grace笑容很燦爛。
   John的家門沒鎖,這讓Gary和Grace十分詫異,這一帶這麼危險,John居然不鎖好門?
  「John!」Gary搜查了全屋,也沒有發現John和他家人的蹤跡。
  「該死!」Gary這時怒髮衝冠。
  「這裡有台電話!讓我來打電話給John問一下。」Grace希望用冷靜的語氣以掩蓋她內心的不安。
   Gary在John的房間的櫃子上找到了兩把槍,還有一封信。
  「Gary!打不通電話!」
  「不要緊,John給我們留下了一封信和一些槍支。」
  「讓我看看!」Grace打開信封。信中寫道:
   
   Gary,Grace:
       我和太太看見你們在6點半的時候還沒趕來,我們決定先行離開這裡,我為你們準備的槍支和地圖都在這個包裹里面。
   你們一定可以離開這裡的!                                                                                                                                                      John
   
  「難道John的意思是叫我們兩個離開這裡?」Grace很憤怒,舅舅竟然拋下他們兩個毫無作戰經驗的人先行離開!
  「唉,算了算了......我們快點走吧!」
   Grace將一些麵包和水塞進背包,然後從Gary手上拿過一支M29,然後尾隨Gary步出了John的家。
  「外面有很多挑戰讓他們面對的呢,稍有疏忽,小命恐怕就不保了哦!」John正開著露營車,他想Gary和Grace應該會很生氣吧。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回覆 2# 小布;'(


    哇咔咔,我現在去推你啦!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我分唔清d人名haha~
(是因為英文的關係嗎.

TOP

回覆  小布;'(


    哇咔咔,我現在去推你啦!
、丫L 發表於 2012-1-16 21:46



    別推倒我0口0"
((驚嚇;

TOP

回覆 5# 小布;'(

既然如此,我有需要弄個人物介紹表!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回覆  小布;'(

既然如此,我有需要弄個人物介紹表!
、丫L 發表於 2012-1-16 21:52



    非常需要;;;;a_a

TOP

回覆 8# 小布;'(


    我先弄了女豬角先!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快啲出新一話啦
期待~~

TOP

你不是看過了嗎- -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第二章:新朋友
  「Gary!前面就是鎮上的警察局了,不如我們去搜刮一些彈藥吧!這對我們會有幫助的。」Grace提出建議。
  「也好!走吧!」
   COLMAR的警察局裝潢和其他警察局不同,這裡看上去像是古跡,牆壁上佈滿了泛黃的污漬,他們上了樓梯,來到了2樓的辦公室。
  「真是懷舊的警察局,這裡的警察能幹得什麽事?」Gary十分無奈,他不能想像John在這裡工作的模樣。
  「Gary!看,這裡有幾盒子彈!還有一把軍刀,還不錯嘛!」Grace高興地展示著她的收穫。
  「哦!給盒子彈我。」

  「我們下去吧!」
   步出辦公室,局長辦公室里卻傳來一男一女爭執的聲音。
  「你叫他們住手吧!求你了......」
  「我不能作決定!你走吧!Dora......」
  「不!Luke!我不會將你留在這種地方!」
   Gary和Grace好奇地將耳朵貼在門上,竊聽著別人的談話內容。
  「你根本不愛我!你只希望利用我來得到病毒樣本,供你研究!」房間內傳出打破玻璃的聲音。
  「我很愛你的啊!Dora,你是知道的!」
  「不!你不是,就算你愛我,我們的身份實在格格不入!結束吧!」
  「賤女人,我們的關係已經維持了兩年了,爲什麽要結束?」
  「我討厭粗人!」
   房內傳出一聲槍聲,堶悸滷〞p應該很不妙。
  「Luke!我...我不是......故意...的!這...這槍......這槍走火!」
  「啊!我要殺了你!和你這個賤女人同歸於盡!」
   Gary一聽,馬上破門而入。
  「你是誰!竟然妨礙我教訓我女人?!」那個叫做Luke的男子對於Gary這個「入侵者」感到十分憤怒。
  「我就是看不過眼你欺負自己的女朋友!」
  「你!......」Luke用手掩著胸口的槍傷,一拐一拐地跑了出去。
  「Luke!...」Dora傷心欲絕地跪在地上。
  「沒事吧!」Gary對這位小姐十分關心。
  「我沒事......」
  「不要故作堅強!我明白你的心情。」Grace安慰她。
  「嗯,謝謝......我叫」
  「Dora,對吧?我是Gary,她是Grace。」Gary打斷她的自我介紹。
  「嗯!Gary,Grace......看來我們要趁早離開這裡!」Dora想和他們一起離開這裡。
  「當然沒問題!但是你的男朋友怎麼辦?」Gary問。
  「由得他吧,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是他研究出來的生化病毒,他有辦法解決。」
  「那好吧!我們走!」
  「Dora,你知不知道逃出COLMAR的路線啊?」Grace想Dora應該很熟悉這裡。
  「沒錯!我們走吧!」
   他們離開了這棟陳舊不堪的警察局,在Dora的帶領下逃出COLMAR。
  「Dora,你是美國人吧?爲什麽你會在法國啊?」Gary八卦地問。
  「我是來阻止一個叫L'enseignement des sciences的恐怖組織向這裡投毒的......」
  「科學......科學教?這名字真有趣。」Grace笑了笑。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這裡危機四伏!小心點。」Dora話音未落,Grace差點就被一隻喪屍偷襲了。
  「Grace,小心!」Dora真是烏鴉口。
  「吃子彈吧!」Grace向喪屍開了一槍,得意地笑著。
  「準確爆頭!雖然有點噁心,但我還是支持你。」
  「多謝~」Grace以一種高傲的眼神斜視著地上奄奄一息的喪屍。
  「走吧!你們還想不想逃離這裡的啊!」Dora無奈地看著他們笑了笑。
  「嗯!來了,Dora!」Gary走在Dora旁邊,Grace就跟在Dora身後。
   Dora帶著他們往東北方向走,目的地是HAGUENAU,經過Gary的計算,從COLMAR到HAGUENAU需要行走104公里。
  「爲了生存,我們一定要走!」Dora很有信心。
  「好!104公里而已!」Grace經常登山,她對自己的好體質十分滿意。
  「那裡有輛防暴車!我們可以使用它!」Gary發現了可以幫助他們的東西。
  「看起來好帥啊!我沒見過這些車子,真有趣......」Grace好奇地打量著車子。
  「看來我們可以借助它來走一段路!」Dora十分感恩地說。
   當他們的車子距離HAGUENAU還有七十多公里的時候,已經入黑了。
  「哎呀!車子快沒油了!難道我們要在漆黑的夜晚中和喪屍對抗嗎?」Grace覺得一離開這輛車子就沒有了安全感。
  「應該還能走1個多小時吧!」
  「沒有了車子,路途會很艱難,這輛防暴車為我們抵禦了很多敵人!」Gary歎氣。
  「唉,能堅持多久就多久,再換車子吧!」Dora望著車外的景物發呆。
   殘頹是最適合用來形容現在的COLMAR:車子被焚毀,人們被感染......
  「這樣的境況還要維持多久?我好想念爸爸媽媽!」
  「不知道,生存是我們現在要做的事!」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說好的人物介紹呢?
只有女主嗎?

TOP

做完作業再說......現在功課堆積如山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做完作業再說......現在功課堆積如山
、丫L 發表於 2012-1-17 19:38



    嗯~~努力努力~~~
我會等你的

TOP

推推更健康~~~~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做完作業再說......現在功課堆積如山
、丫L 發表於 2012-1-17 19:38

做完作業再說......現在功課堆積如山
↑這句好配你的頭像喔∼

TOP

本帖最後由 、丫L 於 2012-2-14 16:57 編輯

第三章:囚禁
  「不好,車子没油了!」Gary大驚。
  「下車吧!我們需要另外尋找一輛車子。」Dora打開了車門,然後緊握著手中的AK-47,小心翼翼地走著。
  「這裡的車子都起火了!可是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裡!」他們陷入了困境,沒有車子的幫助,難道他們要摸黑逃走這裡嗎?
   這裡的環境十分陰暗,地上有很多水窪,只有3個路燈著了,這裡的店鋪仍然營業中,但是店裡依舊沒有店員,這裡應該是一條繁華的商店街,可是現在剩下的卻只有
   一片頹敗的景象。
  「啊!老鼠!」Grace不小心踩中了一條老鼠屍體,那老鼠的眼睛十分突出,像要爆出來一樣,十分噁心,它的內臟流了出來,Grace不禁想將吃過的東西都吐出來。
   Dora蹲了下來,觀察老鼠的模樣。
  「這個老鼠也感染了病毒......如果我們不小心的話,恐怕我們也會變成這個樣子。」Dora站起來做了幾個深呼吸,才能平靜下來。
  「我可不想死得這麼醜!」Grace無奈地笑著。
  「真是個惡夢!天啊,滿地死屍......」Gary看到的是滿目瘡痍,這裡簡直是一個人間地獄。
  「哇!!!!!!!!!!!!!!!」一個喪屍對著Gary咧開嘴,一股臭味從它的嘴巴散發出來。
   Gary一腳向喪屍的肚子踢去,喪屍吐出了一口黑血,但還沒死亡。Gary瞄準它的頭部開槍,喪屍才死去。
  「頭部是喪屍最脆弱的地方。」Dora對他們的表現十分滿意。
   距離他們身後四百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傳出一陣聲響,是誰踩中了鐵罐?爲什麽要這麼小心翼翼地走在他們身後?如果是生還者,爲什麽要這麼鬼祟?
   他們都停住了腳步,Grace已經冒出了冷汗,她好像意識到來者不善。
  「誰!」Grace鼓起了勇氣。
  「哈哈!......」從他們身後傳出一把低沉得的毛骨悚然的聲音。
  「Luke?不要傷害我們!」Dora認出了自己男友的聲音。
  「你!妄想搶走我的女人!」Luke似乎針對著Gary。
  「你不是說她是賤女人的嗎?像你這種男人,Dora當你女朋友已經是你三生修來的福氣了!」Gary表示了自己心中對Luke的不滿。
  「我和Dora已經訂婚了。」Luke將手上的戒指給Gary看。
   Luke強行從後面抱住了Dora,輕輕地摩挲Dora的精緻的臉龐。
  「不!!!!我不會和你結婚!你這麼殘暴,我和你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Dora被Luke的霸道舉動氣哭了。
  「你的臉皮真厚!」Gary對Luke的行為十分反感,Gary舉起槍,將槍口對準了Luke的太陽穴,Luke被迫放開手。
   Dora給了Gary一個溫柔的笑容作為回報,Gary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Luke在黑暗中做了一個手勢,躲在巷子里的同夥沖了出來,強行抓住了Gary。
  「你想幹什麼?!」Gary既憤怒,又不安。
  「我只是奉命行事。」
   Grace將一把軍刀甩了出去,軍刀準確地插入了魁梧大漢的手臂。
  「Grace,你嚇死我了。」Gary剛才出了一身冷汗。
   那名魁梧大漢疼痛得呻吟起來,看上去十分可憐,但這是Gary擺脫他的好機會。
   Gary輕鬆地掙脫了那名魁梧大漢,Grace趁機將那支M29對著Luke的額頭。
  「小姐,你以為這樣就能對付得我嗎?」Luke冷笑了下。
   Luke用手給打下了Grace手中緊握著的M29。
  「哈哈,Luke先生!我會中國功夫!要不要過幾招?」Grace趁Luke一個不留神,就向他的胸口一腳踢去,把他踢得人仰馬翻,Luke正想爬起來,Grace卻抓緊了這個時機,
   再給他吃幾個拳頭。
  「我的功夫可是學界第一名,你還是回去耍泥沙吧!」
   Luke的2名手下趁Grace正在得意地時候,抓住她的雙手,再用繩子將她綁住。
  「喂!快點放開我!」Grace使勁地掙扎,所以她的雙手都被繩子摩擦出幾條血痕。
  「Luke!你想對我的同伴做什麽?」Dora想沖出去解開Grace的繩子,但是卻被Luke擋住了去路。
  「你是屬於我的,那些不遵循我命令的人們必須受死。」Luke冷冰冰地說,他眼鏡的鏡片也透出了寒光。
  「不!Gary和Grace都是我的好同伴,我怎麼會讓你碰到他們一根毛髮。」
   Dora緊緊地抱住Gary,因為Luke想要傷害Gary,那麼Dora抱住Gary的話,兩人就會一起死去,Luke不會對Dora做出這些事。
   Gary感覺到Dora兩團軟綿綿的東西,臉上泛起一陣緋紅。Dora看見Gary害羞的樣子,不禁嫣然一笑。
  「你實在太令我太心痛了,Dora......我要將你們三個進行囚禁!」
   Luke的手下將他們扔進一輛貨車的貨櫃裡,車開了一段很短的路程就到達了目的地。
   他們被擄到COLMAR市立醫院,醫院內都散發著那一股又熟悉又刺鼻的氣味。
  「你們就在這裡等候老大的指示吧!」魁梧大漢用右手將他們三個都揪進一間病房。
  「砰!」房門被那名魁梧大漢狠狠地關上了,Gary想開門,可是門被大漢鎖住了。
  「啊!死屍!」Grace發現在一張病床的下面有一具穿著病人服的女屍,Grace檢查了一下女屍,發現女屍的左手手腕上有一道道血痕,左手還緊握著一些東西,Grace鬆開
   她的左手,原來女屍握著一塊染血的玻璃。
  「她是自殺的,她好像已經死去了幾天了,屍體出現屍班和發臭了。」Grace推論她是自殺的。
  「咦,這個病人好奇怪。」Dora發現了一件令人驚奇的事物。
   Dora示意Grace和Gary過去她的身邊,Dora在女屍所在的病床的床頭找到了空白的診治書,紙上只是寫了她的名字:Maggie·Wells
   女子根本沒有病,卻住進了醫院,太奇怪了。
  「她在病毒爆發之前就自殺死了,爲什麽會這樣......難道她一早就知道事情會發生?」Gary語出驚人,這一句猜測讓他們陷入了沉思。
   過了幾分鐘之後,Dora說話了。
  「她會不會是科學教的教徒?科學教的教徒們都在爆發的前後自殺了。」
  「是嗎......這些邪教真是可怕。」Grace倒吸了一股涼氣。
  「我們得想辦法逃跑才行,唉!」Gary坐在病床上。
  「啊,這門不是太厚,我們可以破門出去,不過得等到他們不在的時候才行。」Dora突發奇想。
  「你們看!他們上車了!」
   Luke和他的四名手下坐上了一輛車,然後車子遠離了他們的視線範圍。
  「那個方向好像是去Luke實驗室的。」Dora畢竟是Luke的女朋友,她知道Luke在法國有好幾間實驗室。
  「來回要多長時間啊?」Grace擔心他們會回來。
  「應該要2個多小時,我們快點趁這時候逃出去!」
  「我們三個一起合力把門踢開吧!」Gary自信奕奕地說,因為他十分強壯,手臂的肌肉十分明顯。
  「我數三聲,然後大家一起踢上去,這門一定會破!」
  「一、二、三!......」
------------------無視我這個笨蛋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