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新主題
“為什麼不自我約束一下呢?”醫生對一位因飲酒過度而影響肝臟機能的病人勸道,

“比如事先在酒瓶上畫線,絶對不超過這一條線,這樣不是很好嗎?”

“是啊!這法子我也用過----”患者很沮喪地說:“可是,畫線的地方遠得很,還沒喝到那個地方,我就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 !!。”



忠告:唔好單獨同南亞人搭Lif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