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新主題
來源:梁芷珊Facebook

梁芷珊Facebook帖文全文如下:
事情到了這地步,不同立場的人,看同一個畫面,都會看出兩極的感受。
關於這場逆權運動的一切畫面,看到目前為止,我只會對抗爭者更加支持。
初心不變,我不割席。和理非和勇武是同一陣線的。
我的初心,要說得比較遠一點。
89年,在電視上看到天安門學生運動的演變和發展,那時候,無論看到甚麼畫面,我們的心裡都是多麼希望看到民運獲得最後勝利!當年我仍是學生,多次上街支持北京學生,但最後,我們看到了坦克車,然後畫面黑了。
我的初心比較老餅,到現在已經三十年了。
我土生土長,在這裡成長、讀書、工作。告訴你,港女真的很天真,只不過在六四事件的八年之後,我竟然信中英聯合聲明,信一國兩制,信五十年不變,是真心的相信,所以我當時沒有申請居英權,之後也沒有任何外國護照,我覺得OK。
回歸後,我們親歷了溫水煮蛙。
一大煲香港青蛙,同用溫水煮,有些會早跳,有些會掙扎,有些垂死前發癲,都很正常。而很慚愧,我算是很遲鈍,沒有反應的煲底之蛙,完全沒有做過甚麼,為我們的下一代擋一擋。
用溫水煮了廿二年,其間久不久會來一次,突然轉大火加熱,看看青蛙有甚麼反應,不是全部都跳得很厲害的話,下次又再來過。撻火愈來愈頻繁,今次這個女的更是撻得勝起,似乎是自己有schedule!
香港青蛙真是太好欺負了,我們成班大人,這麼多年來,皮都給煮厚了,倒是一班小鮮肉給烚得火滾,他們自發上街抗爭,為的是香港的未來。如果今次他們成功了,我們可坐享其成;如果失敗,這就是發生在香港的六四2.0,只不過想要民主的人民又輸一仗。
今日這班走在前線的勇武,有著我們從來都沒有的勇氣呀!他們還展示了見步行步的謀略,每天都在進步。有人拋頭顱灑熱血,為我們拼命爭取,是不是要先說聲多謝,然後繼續支持?
你問我,我會說,今次運動中,前線的表現so far so good。抗爭來到這一步,當雙方這麼多血流了,這麼多子彈發了,這麼多策略暴露了,而政府多次展露了不公義、不人道、不合情、不合法的狐狸尾巴,如果有人仍然說自己中立,就已經是站在暴政的一方,或是想獨善其身,或是要孤立弱勢,路見不平,袖手旁觀,不置可否。
這是一場抗爭,本質上很像北京民運,只是很不幸地,戰場轉到我們一直自恃福地的香港。我們總是教孩子,別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他們想說:「老豆阿媽你別傻,我回歸後出世,香港已經不在福中了。」
那確實是對的。
612後,很多壯中老問:「點解香港變成咁?」
我想說,香港變成咁,是必然的。任何中共管治的地方,及他們想管治的地方,只要人民不反抗,順著他們走,哪有一個地方不是變成咁?
當年我們隔著螢幕都為天安門抗爭者內心滾動,香港人坐維園紀念六四都坐足三十年。而現在很多內地年青網民,隔著電腦螢幕嘲笑香港抗爭者,這是因為他們被剝奪了很多知情權,能怪他們嗎?
發起在天安門舉行撐香港警察集會的,freelance來港打人的,他們不知道,今天香港人這麼堅決,有一個苗頭,原是三十年前在天安門爭取民主的,他們的上一代。
當然,可憐之人自有可恨之處,走到這裡,已經不用比較今日香港抗爭可恨,還是當年八九民運可憐,但可以肯定的是,人民若不對極權説不,他朝君體也相同。
香港已經輸掉了很多爭取民主的籌碼,輸無可輸,今天你若既不在前線當勇武,又不在後防線上堅守和理非位置,就請不要扮無語問蒼天,再問香港點解會搞成咁。
昨晚之後,又有人問:「難道到了今天,你仍然認為抗爭者中不是有暴徒嗎?」
再重申,這是一場抗爭。我感謝有人犧牲自己出來為大家抗爭,先向前線說聲thank you。
在抗爭的戰場上,現場怎麼做,現場有應變戰略,雙方都會犯規,甚至狂犯規。別忘記,這本來就是一場不公平競技,細路同大人打交,抗爭一方人多而力弱,政府和警方理虧而力強。
你可以說,市民要挑戰政府管治威信是犯賤,但是抗爭開始了,雙方陣營隊員當然各有職責,勇武在前線對抗,犯了規,和理非出來幫他們善後,大家幫忙重組證據,捐錢買物資和儲備打官司;就好像速龍在前面亂開槍,公共關係科幫他們解話,也不停買裝備,搜證打官司(這就真的說不過去,因為用的是公帑),難道你期望有一天的記者會,他們會出來宣布割蓆?
最多聽到有人說:總之犯法就唔啱。
對,所以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不肯給我們真普選,就來一次真公投吧,有永久居民身分證的,一人一票,投票決定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夜了,要離開公司,回家睡覺。
香港人加油。



忠告:唔好單獨同南亞人搭Lif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