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新主題
臘月廿三,北京下了雪,讓「小年」的氣氛顯得更加應景。此時,千里之外深圳的氣溫在20攝氏度左右,國家競走隊的教練孫荔安幾乎感覺不到過年的氣氛,哪怕一牆之隔的深圳體育館西廣場上,年貨展銷會正是熱鬧。

  「教練員哪兒有放假的概念啊,臘月二十九的訓練都安排好了,就因為正好大年初一是週日,給他們放一天假,初二就得接著練,而且該上強度了。」孫荔安早就習慣了背井離鄉,在訓練場上度過一個又一個節日。

  孫荔安最出名的徒弟是陳定。自去年在倫敦奧運會上獲得男子20公里競走冠軍之後,陳定不僅成為體育明星,中國田徑界的「新寵」的名號也當之無愧:身材高挑,形象俊朗,說話謙虛得體,更何況,他還能時不時地秀一下吉他絕技,「文藝範兒」立刻成為人們形容陳定的固定用語。

  「其實,這孩子就是休息的時候彈彈吉他,要說多才多藝的運動員那可多了,只不過陳定拿了奧運會冠軍,這點兒小才能就被重視了。不少記者和粉絲都誇他‘文藝’,實際上,他只是很普通的愛好,偶爾表現一下。」孫荔安在提到愛徒的「文藝氣質」時,忍不住強調「一定要輕描淡寫」,「千萬別把他誇成什麼文藝明星,我很贊同運動員要有業餘愛好,要提高自身修養,開闊眼界。包括學英語,讀書,聽音樂,我都不反對,但要是為了這些事耽誤訓練,那可就全弄反了。」

  教練孫荔安什麼都不怕,就怕陳定耽誤訓練──年前的這個週末,陳定獲「特批」,回雲南老家給父母拜早年,兩天假期一過,就要重新回到深圳體育場,投入更為艱苦的訓練。

  「今年很特殊,一點兒不比去年輕鬆。」陳定告訴記者,「全運會競走在5月就要提前比了,就是因為怕影響8月的世錦賽。而且,我這個項目的競爭非常激烈,全國能達到世錦賽A標的有七八個人。」

  陳定不敢有絲毫放鬆,外界現在看到的,多是他頭上奧運冠軍的光環,但他身邊的競爭者卻沒有一個不想「嘗嘗奧運冠軍的滋味」。

  「冠軍就是出頭鳥啊!實際上,倫敦奧運會男子20公里競走的前4名中有三個是中國人,整體優勢非常明顯,這引起了國際競走界的轟動。」孫荔安說,「世界排名前二十位的成績,有1/3是中國運動員的,稍一放鬆,冠軍就不是自己的了。」王鎮、王浩、蔡澤林,中國競走隊「有奧運冠軍實力」的隊員,隨便一數就有好幾個──和劉翔鼎盛時期在國內隨便跑跑就拿冠軍不一樣,男子競走競爭的激烈完全可以用「慘烈」來形容。

  「大家基本在一個水平線上,誰拿第一誰拿第二都很正常,就看賽前誰調整得好,比賽時誰的狀態好。」孫荔安說,現在中國競走隊人才濟濟,「不出成績才奇怪」,「到了能拿奧運會冠軍這個級別的運動員,都是頭腦很聰明,意志很堅強的運動員,而且都善於分析自己的優點和缺點,能夠把握自己的訓練,還能根據比賽的進程靈活調整自己的戰術。」

  通過兩個奧運週期的積累,男子競走儼然成為中國田徑奧運戰略的「拳頭產品」,陳定可不想成為這個「拳頭產品」中很快就被淘汰的部分。

  「我們很快就要進山(長白山)了,那邊住的地方海拔1700米,而且植被很好,訓練起來心情很好。」陳定對兩週後的賽前集訓很是期待,「山裡還有溫泉,去年奧運會之前我就去過,感覺相當不錯。另外,山區雖然不是那種傳統意義的高原,但有氧耐力訓練的效果一點兒不差。」

  孫荔安和陳定師徒有足夠的信心去迎接激烈的挑戰,「大家都沒有秘密,外教組和內教組每年都有一段時間在一起合練,基本上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差異,這從比賽成績上完全就能反映出來。不過,和過去相比,現在大家都很重視訓練後的恢複,沒有恢複就沒有訓練,這是很有技術性的問題。」

  3月太倉的國際田聯競走挑戰賽(全運會預賽),5月的瀋陽全運會決賽和隨後的世錦賽,陳定一項都不想放棄──出名後第一年,就要面對密集的賽程和強勁的對手,陳定在競走之路上顯然不會一帆風順。

  「準備一定要充分,要盡自己最大努力。」陳定信心很足,「路要一步一步走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