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新主題
【明報專訊】取態再溫和的學者,面對一再遲到的普選亦會強硬起來。繼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提倡公民抗命爭普選後,過去支持與中央談判的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亦高呼「等夠了」,透露10多名關心政治的學者已「靜靜起革命」,拒再接待來港「收風」的內地學者,希望向北京反映——最溫和的讀書人也被迫到如斯地步。
「10年了,要講的全部都講晒,為何香港要政改、你可如何改革去避免由走偏鋒的人做特首……我們連這些方案也替你想好,講了幾十次,講道理的學者已講到口乾,你都係想拖啫!」陳健民接受本報訪問時坦言對中央已心死,十多名來自民主發展網絡及新力量網絡的學者數月前聚首,一致決定不再接待來自北京、專門來港收風的中間人,全面停止與中央對話。
原欲平衡港左派聲音
陳健民親證中央對香港取態的改變,由過去無中間人來港,至2003年後的每個月數次,單是落實普選的議題,已跟內地學者談了幾十次。過去積極接待,主要因感本港部分傳統左派人士,過去向中央傳達的信息不外乎說泛民勾結外國勢力,「這樣只會加深北京對落實普選的不信任,對香港沒用,所以我才想盡量發聲去平衡另一方的聲音,為何香港需要民主改革」。
不過,十年的發聲未有帶來轉變,「我每次見到他們(內地學者)都講﹕『我講過㗎喇喎。』你不想做就算,我大把嘢要做,我做學者,大學本身不鼓勵我做這些事,我要做兩個中心的研究主任,每日開4個會,為何我要浪費這麼多時間?我要告訴北京﹕學者已到臨界點,我們已經無嘢想講!」
支持公民抗命方案
對於戴耀廷提出的公民抗命方案,過去支持談判的陳健民亦表贊成,「你們認為學者溫和,只因我們想現實地推動真普選,不想原地踏步,但在這危急關頭,相信部分溫和學者亦願意做(公民抗命)」。他指出,香港的社會矛盾已很尖銳,特首轉了3個,但管治依然無力,在梁振英積極動員與泛民抗衡下,社會更由過去的「親疏有別」演變成「敵我矛盾」,「我很相信繼續下去,香港必出現動亂,若像戴耀廷建議般突破制度,反而長遠能令香港穩定少少」。
「繼續下去 港必現動亂」
不過,陳坦言香港過去未做過大規模的公民抗命,泛民必須花兩至三年做好公民教育,向市民解釋公民抗命的意義,港人為何已「退無可退」。他強調,公民抗命非違法治,因參與者願意接受法律制裁,亦不會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更會選擇不抗辯,以突顯制度的荒謬。
那他是否已做好不答辯的心理準備?陳健民笑說自己要養家,須先仔細研究被控後能否保住中大教席,「這些事情要慎重考慮,但正因如此,若大家仍肯做就會有很大影響力。得我和戴耀廷兩人做並沒意思」。



返回列表